分类: 左岸花开

30 篇文章

朋友圈“潜规则”:我不会删你,也不会再联系你
《杨绛传》里写:“再合适的两个人,不去关心慢慢就陌生了,再深的感情,不去呵护慢慢就淡了,彼此不说话,慢慢就没话可说了。” 大千世界,知交零落,实是人生常态。 成年人的友谊就像泥塑的雕像,看似坚固,实则随着时间的流逝,终将都脱落斑驳到面容模糊。 这世间,很多关系,都有保质期,我们在路程中遇到的人,大多只会陪我们走一程。 人生许多时候,都是此身在风中,聚散不由人。 1 人与人的疏远,从不回消息开始 网…
男人的中年危机,生个孩子就好了
段落:01 有一天,我的一位朋友到访我家,我们两个人聊天,聊着聊着,话题越来越深,后来他干脆不走了,半夜里我们继续聊。 半夜聊天时,他被触动了,突然开始流泪。 有一种巨大的悲伤弥散开来,我深深地感知到了这一点,知道那是一种极深的空虚感。 这位朋友比我年长,他当时已进入中年了。 表面上,他过得还不错,但他却总觉得心里发慌,有一种深入骨髓的发虚的感觉。 为什么会这样呢?我和他这一晚的深聊,最终是碰触到…
80后,你们正处在人生的高光时刻!
一 三十多岁,是个妙不可言的年纪。人生将透未透,事业欲立未立。像一颗果冻,看似已经成型,你稍一动弹,又吹弹可破。 几个月前,和同学小聚,一番高谈阔论之后,他说:今天说了这么多,看似很高深,看似很通透。其实,二十年后再来看今天的观点,可能还是个傻X。就像我们今天回望十年前的自己一样。 我说:二十年后,如果我们认为今天的自己是个傻X,那是值得庆幸的事,说明我们的人生还没锈住,还可以进步。 大概在三十五…
被《明日之子》毛不易一首《消愁》撩哭了!
[video url="https://qiniu.hanmo.net/%E6%B6%88%E6%84%81MV.mp4" /]   《消愁》 毛不易 当你走进这欢乐场, 背上所有的梦与想, 各色的脸,上各色的妆, 没人记得你的模样。 三巡酒过你在角落, 固执的唱着苦涩的歌, 听他在喧嚣里被淹没, 你拿起酒杯对自己说。 一杯敬朝阳, 一杯敬月光, 唤醒我的向往,温柔了寒窗。 于是可以不回…
慢慢的才知道
1、慢慢的才知道,太在乎别人了往往会伤害自己; 2、慢慢的才知道,对自己好的人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少; 3、慢慢的才知道,一个人要自己对自己好,因为真正关心你的人很少,有了事他们也不一定会在你身边。所以要自己照顾自己; 4、慢慢的才知道,真心对一个人好不一定有回报,而你忽略的人往往有可能是最重视你的; 5、慢慢的才知道,很多东西是可遇而不可求的,很多东西只能拥有一次; 6、慢慢的才知道,恋爱不一…
传递温暖,拒绝冷漠
1、如果钱还宽裕,别养二奶,偷偷养几个贫困山区的学生,你心里一定会觉得舒坦; 2、遇到夜里摆地摊的,能买就多买一些,别还价,东西都不贵。家境哪怕好一点,谁会大冷天夜里摆地摊;遇到学生出来勤工俭学的,特别是中学生、小姑娘,她卖什么你就买点。如果她不是家庭困难,出来打工也需要勇气的,鼓励鼓励她吧; 3、捡到钱包就找找失主。如果你实在缺钱就把现金留下,打电话告诉失主就说你在厕所里捡到的。把信用卡、身份证…
Manynet Time
2010年Aug,丽水炒Boss,休整重装进入电子商务Sep,接手公司网络安全与1.0行销网站Oct,Workstation订单排期,与同事打成一片Nov,服务器故障连连,机房持续奔波中Dec,街市依旧太平,日子行云流水2011年Jan,习惯了的一切,离开时突然发现有淡淡不舍Feb,淡定跟着感觉走,坠入情网......
谁是我们最重要的人
这是在美国一所大学里的一个故事,快下课时,教授对自己的学生们说:“我和大家做个游戏,谁愿意配合我一下?”一名女生走上台来。教授说:“请在黑板上写下你难以割舍的20个人的名字。”女生照做了,她写了一连串自己邻居,朋友和亲人的名字。教授说:“请你划掉这里面你认为最不重要的人。”女生划掉了一个她邻居的名字。教授又说:“请你再划掉一个。”女生又划掉了一个她的同事。教授再说:“请你再划掉一个。”女生又划掉一…
跃然于键盘上的魂牵梦绕
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,日日与君好何时能再见,纯白如羽的华裳还有那素净如莲的脸庞风沙漫夜幕,月光沁石墓叹朝朝暮暮,长生惹谁慕愿在君身旁,挥剑带落红棘花把酒对天唱,飞舞纵黄沙长河落日艳,映逝去荒颜大漠升孤烟,魂随风湮灭我只能奢望,陪君看血色残阳只能够幻想,白衣袂飞扬(重复一遍)君给的希望,如萨朗鹰般翱翔难追难到达,在梦中徜徉这是沫沫空间的一首歌,沧月题的词。起初,只是无意中听到,无甚感觉。…
你的快乐不能问
刘子奇给郝拉拉打电话:耗子,晚上一起吃饭。不等郝拉拉回答,他就挂了电话。 郝拉拉是刘子奇的高中同学,一个城市上大学,一个城市工作,熟悉得就像左手和右手。刘子奇一直沿用高中时同学对郝拉拉的称呼:耗子。 不用说时间,也不用说地点,左手自然知道右手想什么说什么。 郝拉拉一身破衣烂衫的样子,头发也是乱糟糟的,屁股后面一个硕大的帆布包,瘪瘪地拍打着她瘦瘦的身体。刘子奇头也不抬,闷声说:坐。 刘子奇用吸管不停…